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潛山新聞網 | 中共潛山市委宣傳部主辦 潛山市融媒體中心承辦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 要聞 > 關注 >

潛山馮夏庭:小村莊里走出的院士

時間:2020-01-21來源:  作者:儲北平 余葉茂 王紅蘭  編輯:方丹丹 

關鍵字:

小村里出了位院士

潛山市余井鎮天藍,山青,水秀,生態美。一碧千頃長春水庫,猶如一顆璀璨明珠鑲嵌在黃嶺山中。冬日上午,慵懶的冬陽照射在大地上,氤氳的霧氣漸漸散去,眼前的景致愈發清晰。



馮夏庭老家


“馮夏庭院士的家就在前面,從這里拐個彎,再經過一個池塘就到了。”這是余井鎮馬道村的一個村莊,只有幾十戶人家的村落與一般的皖西南村落沒有什么兩樣。一條安靜的皖河從村邊流過,密布著一棵棵楊柳、刺槐和竹園,魚兒在水里快樂地游動;時而傳來的一兩聲雞鳴狗吠,給寧靜的村莊增添了幾分安閑。

這個冬日,小村里平添了幾份喜慶,因為11月22日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分別公布了新增院士名單,村里的馮夏庭新當選為2019年中國工程院院士。11月23日,潛山市委、市政府分別給馮夏庭院士和另一位新當選中科院院士常凱發去了賀信,對他們當選表示熱烈祝賀。至此,加上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的胡之璧,已有三名兩院院士是潛山籍

消息傳來,余井鎮和馬道村都沸騰了,鎮村干部奔走相告,紛紛來到馮夏庭老家祝賀,也激起干群們以院士為標桿,爭先創優,還有正在中小學讀書的學子們,努力學習、報效祖國的勁頭更足了。更有網友紛紛留言表示,“潛山人當選兩院士,既是潛山的驕傲,更是家鄉后生奮力追趕的榜樣!愿后生們努力進取,奮發向上!”

在親人、鄰居眼里,馮夏庭的成就來源于長期的積累和沉淀,正是憑借執著與堅持,他不斷攀登著巖土工程領域王國的科學高峰。


院士出自農家

一個農家娃如何改寫自己的人生、成為一名院士?從馮夏庭的父親、姐姐、弟弟那里,我們了解到這位從小家境貧寒的科學家的成功的背后,一些踏實、勤勉、不忘本的小故事、小細節。

據余井鎮黨委書記馮玉常介紹,馬道村歷史文化悠久,村名來源于東漢末年赤壁之戰,一代梟雄曹操兵馬曾駐扎在此操練。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這里考古發現三國古墓群,出土大量護胸鏡、大刀等兵器文物,至今仍保存在潛山博物館供游人憑吊。至今,余井鎮境內還沿襲著三國時期的落馬橋、攆曹溝等地名。

“余井鎮西有三千萬言通俗小說大家張恨水,東邊出了個中國工程院院士!”鎮長吳習陸豎起了大拇指。村支書儲建德說:“這幾年馬道村變化很大,成功打通了通往縣城的大道,寬闊的市道取代了昔日的馬道;今年村里獲批中心村建設,現在馮夏庭院士又為馬道爭光了!”

馮夏庭老家新勝村民組,遠遠望去,一個略高于四周田地的小山包上,一幢兩層小樓矗立在茂密樹木叢中。院落里一壟壟白菜翠綠欲滴,雞鴨成群悠閑覓食,一幅恬靜幸福的田園風光,但上世紀60年代,這里生活相當貧困。

“我們家那時候,可以說是全村條件最差的之一。”剛從外面干活回來的馮夏庭的父親馮華晃,指著眼前一棟半新半舊磚瓦房說。這是前些年在原址上新修建的,當年是土磚瓦屋房,一家7口人就蝸居在三間昏暗的房里。那時沒有固定書房,吃罷飯,收拾好碗筷餐桌就成了書桌。“我和哥哥讀書時都是這樣的。”馮夏庭二弟馮夏云說道。

馮夏庭出生在上世紀60年代,在家里男孩中排行老大。馮夏庭的童年正處在大集體年代,父母一年到頭在生產隊里干活掙工分養家。“幾個未成年孩子張口找我要吃,那時候一個人搞,搞不過來,又沒個手藝。生產隊放假要到臘月二十四,也就是小年以后,就背上麻袋到龍潭山區挑炭到懷寧去賣,來回步行三四十公里,掙點錢補貼家用,交學雜費。把孩子們慢慢往上供,小學到初中,初中到高中到大學,一心培養他們把書念出來,我自己因為沒念書知道沒文化的痛苦。”今年79歲的馮華晃老人回憶起往事記憶猶新。


馮夏庭小時候讀書的課桌


“在本村讀小學時學校連課桌都沒有,夏庭從家里搬張位子到學校,我跟他共一個位子。”曾經的小學同學儲建德說。因寫起字來課桌總是搖晃,父親用木條將四個腳固定起來,起支撐和穩定作用。至今,廊檐下還擺著這張長約80公分高70公分的簡陋課桌。

“大弟小小年齡,干起農活有模有樣的,栽秧栽著直直的,割稻也都很在行。母親患有心臟病,只要有空閑大弟經常幫助母親打豬草干家務活。”在姐姐丁翠蘭的記憶里,大弟一放學就是干農活,每天都有干不完的農活。


成功源于勤奮

父親一年到頭奔波忙碌,家里缺衣少食的情景,在童年馮夏庭腦子留下深深的烙印,從小他就悄悄立下好好讀書,通過勤奮努力跳出農門改變生活狀況。

在本村上小學時,一天步行四趟,來回走15里路,有些同學堅持不了輟學了,但他風雨無阻每天上學 。

陳紹前老師已85歲,是馮夏庭初中語文老師兼班主任。提起馮夏庭,陳老說的最多一句話就是學習很用功,“在哪個學風不是很濃的年代,有的同學吃不下苦逃學了,但他不,無論是天寒地凍還是刮風下雨,總是早早來到學校,成績在班上也名列前茅。”

“點個煤油燈他就一個人坐在桌子上做作業,我喊他睡覺,他說等一會兒還有作業沒做完,每天晚上總是做到深更半夜。哪怕寒暑假,白天幫家里干農活,腿上泥巴還沒來得及洗凈,就捧著課本看,就是連吃飯的時間也不放過,邊吃飯邊讀書。”大姐說起馮夏庭讀高中時的經歷如數家珍。

一份耕耘,一分收獲。1982年馮夏庭參加了高考,暑假中的一天,想去學校了解是否考取,自己不敢去,他就卷起褲腿替換正在田里拔草的姐夫,委托姐夫去查詢錄取通知書,結果撲了個空。“兩天后,我正在菜地里摘菜,只聽到弟弟大喊姐姐我考取了,被東北工學院(現東北大學)錄取了。他把手中的小本本朝我們不停地揮舞著,別提一家人多高興!那個年代能考上一個大學是極其轟動的一件事,一個村每年只能考中個把人。”說起大弟考上大學時的情景,姐姐臉上至今還洋溢著自豪感。

馮夏庭考上大學后一直保持著農家子弟勤奮好學的韌勁,每年放假期間都帶回各類表彰證書。30多年來,他攻讀研究生、博士,后留校擔任博士生導師,始終保持著勤奮、穩重、好學的勁頭,各種榮譽也紛至沓來。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創新研究群體負責人,國家萬人計劃百千萬工程領軍人才,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入選者。現任東北大學副校長、深部工程巖體力學與安全學科創新引智基地負責人。兼任國際地質工程聯合會主席、國際巖石力學與工程學會巖石工程設計方法委員會主席、中國巖石力學與工程學會理事長、《巖石力學與工程學報》主編。曾任國際巖石力學學會主席、中國科學院武漢巖土力學研究所所長和巖土力學與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學術方面,他主要從事深部工程巖體力學與安全研究工作,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際合作重大、重點和部級等重大科研項目20余項,發表SCI收錄論文180余篇,出版中英文專著5部,獲發明專利授權70余項,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4項。榮獲國際巖石力學學會會士、國際巖土力學計算機方法和進展學會杰出貢獻獎、首屆全國創新爭先獎等。

“夏庭的成就,是我們全村的驕傲。這些年來,村里孩子們都以他為榜樣,用功讀書,村里考上大學學子逐年增多,有研究生、博士生,有的則留在高校任教。 這也得益于夏庭的榜樣和督導作用。他是個很穩重的人,對家里人要求很嚴格。”在馮夏庭老家采訪結束時,鄉親們一個勁地夸他很懂事、孝敬。

無論多忙,馮夏庭每天都要和父親通電話報告自己的行程,一來給家里老人報平安,二來問問老人身體健康。“夏庭第一時間就將當選院士的這好消息告訴我了,我不曉得什么叫院士,但從親友們口中得知,這個成就來之不易。他還說今年過年早點回來多陪陪我呢。我家里有吃的有喝的,自己種了芝麻、黃豆、青菜,多住幾天,好!”樸實馮老一臉開心的笑著。(儲北平 余葉茂 王紅蘭)

 


 


?
甘肃快三电脑版